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冬栀子的原创博客

守着一瓣心香直到茶凉,这是多么执着而凄美的一个人的故事,只是有些伤感。

 
 
 

日志

 
 
关于我

工作家庭两兼顾,偶有闲情做小赋。轻唱浅吟自娱乐,平常心态仙不妒。

网易考拉推荐

【原】雪里蕻  

2014-11-10 22:13: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雪里蕻

 

一捆雪里蕻,捆扎整齐的站在厨房的菜箱旁,孩子放学回家,说:“妈,咱家厨房里怎么多了一盆绣球花?”我笑了,远看去,它锯齿状的波浪形叶子,还真像一盆生长旺盛的绣球花。雪里蕻是老家大姨托人带来的。大姨家有苹果园,苹果树下长着各样的菜蔬:春天是菠菜和荠菜,秋天苹果成熟的时候,树下的辣椒,香菜,和雪里蕻也要入菜窖了。

有过北方农村生活经历的人,都应该知道雪里蕻,它的叶片不光滑,刺刺的剌手。

这使我想起了清贫的少年生活,那时的冬天,一捆雪里蕻,半框白萝卜,一些胡萝卜,洗干净,在初冬淡淡的阳光下晾干,重重洒上盐,熬些花椒大料水,放到一口大缸里,上面还要用一块早已准备好的平展展的大石头压住(腌菜露出盐水的会坏掉),这就是我们家做的咸菜。这一缸的咸菜,是要吃到来年的春天的。早饭或晚饭,腌菜会被捞出来:几棵雪里蕻,半片白萝卜,一小段胡萝卜,放在案板上,切成细细的丝或是丁,拌上些红辣椒,再端上一碗苞谷茬子红薯粥,那是多好的享受!

可如今这捆雪里蕻放在我透明推拉门的里面,绿莹莹的冲着我发愁。

这已经是它在看我的第三天了,每天上完班,忙完晚饭我就感觉到已经没有心思再去处理这些雪里蕻。婆婆打电话来问,雪里蕻做了没有,我不好意思地说还没有。婆婆说再不做可能要坏掉了,只能扔了。我连连答应。

我知道,这不是一捆普通的雪里蕻,它是大姨好几个月的辛勤汗水,几百里路带来的一片心意。

不能再拖了!

周六,就周六!

我挽起了袖子,双手放进已经有些冰凉的水里,开始洗那些雪里蕻。菜捆里已明显出现了黄叶,我有些内疚,只好把那些黄叶扔掉,还好,坏掉的并不多。边洗边想,我怎么做这些雪里蕻呢?腌咸的?没有时间晾干,算了,做成酸菜吧!可是,内行人是知道的,没有原汁,我是做不成酸菜的,呵呵,想想,办法总是有的。我拿出了一包安琪酵母,用温水和面糊一起搅匀,雪里蕻刚放到开水里焯,马上就闻到了芥科植物特有的冲鼻的味道,好香啊,我深吸一口气。菜捞到盆里,上面又倒上些醋,前期工作做好了,要吃酸菜,还得几天呢。

这些雪里蕻终于没有被我浪费掉!

感谢这捆雪里蕻,让我想起了好多人,好多事。

                                     冬栀子         2014.11.10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3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