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冬栀子的原创博客

守着一瓣心香直到茶凉,这是多么执着而凄美的一个人的故事,只是有些伤感。

 
 
 

日志

 
 
关于我

工作家庭两兼顾,偶有闲情做小赋。轻唱浅吟自娱乐,平常心态仙不妒。

网易考拉推荐

【原】给流年一些印记之九寨之旅(一)你红了的眼眶  

2014-08-18 15:40: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给流年一些印记之九寨之旅

题记:也许藏族留给我们的都是彪悍的形象,可我却分明看到刚强的外表下掩盖的脆弱。这些脆弱的民族,脆弱的地带,是否需要我们伸出自己的手,拉一把?

(一)你红了的眼眶

 

【原】给流年一些印记之九寨之旅(一)你红了的眼眶 - pingcrpcx - 冬栀子的原创博客

 

【原】给流年一些印记之九寨之旅(一)你红了的眼眶 - pingcrpcx - 冬栀子的原创博客

 

早上四点钟,从被窝里爬起来。我已慢慢习惯了近日早起晚睡的高原生活。今天是在藏区的最后一天了,晚上11点,我们就要离开这里回家了。导游多吉带了路早,车子擦黑在盘山公路上疾驰。借着微明的光线,我隐约看到路牌,标着“九道拐”,“八道拐”,我猜想此处必是弯道极多的,果然,我渐次直看到“一道拐”。我们从那些拐道出来时五点多时,天光已降临到高原上。这时我隐约看到了草场,和白色的毡房,还有山坡上披着长长蓑衣的黑牦牛。瓦蓝的天呦,卷着几堆肥硕的云。藏青的山上,挂着条条五彩的经幡。它们在我的视野里闪现,又急速的退却,好像时时在提醒我,我只不过是这里的过客,这令我不免有些伤感。

沿途几乎看不到村庄。满眼是没有终点的连绵山峰。八点多的时候,多吉拿起麦,提醒我们快到目的地了。车子停了,多吉带领我们下车,我看到多吉的眼眶红红的。

 

【原】给流年一些印记之九寨之旅(一)你红了的眼眶 - pingcrpcx - 冬栀子的原创博客

 

今天参观的是新农村建设的藏族村居。

我们被安排由一位藏族色嫫——旺姆带领着参观藏家。她告诉我们这个村子是耗资三百多万建的新寨子,全村三十多家,被用来接待游客的藏家都是经过村子里挑选的干净、整洁的人家。旺姆提醒我们说,不要乱走,小心藏獒!沿着石子铺就的便道,我们一行人跟着旺姆到了她家。迎面敞开着大门,旺姆解释说藏家人都是夜不闭户的,一进大门就看到墙头一座小小的白塔,藏族阿妈一大早起来第一件事,就是到白塔前烧香,她们燃的是松柏枝,袅袅升起的白烟在告诉长生天,我们已经起来了,保佑我们平安吧!藏族习俗是男尊女卑,旺姆让我们看她家围墙前的一堆原木,粗的直径有三四十厘米,细的也有碗口组,她说这些都是藏族女人上山砍回来的,藏族男人平时只是喝喝酒,喝喝茶,家事都由女人来做。但也有一些事情男人们得亲自来做:他们得背上肉和干粮走很远的路上山去下套子或查看有没有野兽被套住,还要到山上去挖药材。这是他们的一项家庭收入。再有就是养牦牛,牦牛放养在山上,任它自己吃草,过上几天只需上山查看它们有没有生病的,生病的才会被带回来治疗调养。因为宗教信仰的原因,他们从不拿别人的东西,所以根本不用担心牦牛会被人偷走。

庭院右侧是一座别墅式的二层小楼,旺姆告诉我们,藏民从来不分家,一家十几口都住在这座小楼里。房屋的楼梯是室内的。走进藏家,只见墙上画着绚丽的壁画。多吉也告诉过我们说,看一个藏家是否富有,主要看这家的壁画。壁画越华丽的人家越富有。旺姆告诉我们,藏家的壁画都是由家里的男主人亲自来完成,用来上色的,是绿松石,玛瑙,红松石等天然矿石磨成的粉末。进到客厅里,最显眼的就是墙上壁橱里摆放的铜壶。它占据了这间屋子中的两面墙。衬着富丽堂皇的壁画,整个家更显出了一种神秘。旺姆说这些铜壶是寺里的喇嘛回赠给他们的经壶。去年她阿爸卖牦牛得了八十万元钱,二十万留作家用,六十万捐给寺庙。藏人家里铜壶越多表明地位越高,这是一种荣耀。他们家现代的家用电器基本都有,但只有冰箱的用途和我们有些不同,他们的冰箱是冬天用来解冻的。屋子正中间有大大的炉灶,冬天可以取暖。墙角有硕大的水缸和粮缸。缸沿上和墙上画着相呼应的画。旺姆给我们讲述了银器在藏家的应用之广,小色朗们吃饭用的银碗,脖子上戴的银链子。藏族女人都有银腰带,贴身佩戴在腰间,刚生完孩子的女人三天后就要下地干活,但身体竟然无恙,是否跟佩戴这些银器有一定的关系呢?藏族的女人是把全部的家产都戴在身上的,各种银饰及宝石的项链,镯子,耳坠等等令人眼花缭乱。

藏族男子若有幸到寺庙里做了喇嘛,活佛,将是全家甚至全村人莫大的荣幸。

离开旺姆的家,我们参观了村子里的银手工制品,都是由工匠手工制作的银镯子,银链子,银碗,银酒杯。因我们流连忘返,出发时间到了竟未察觉,导游多吉找来了,推着我们两位“阿姐”从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回到了车上。

约莫九点多的时候,我们被安排吃了藏式自助餐。席间我和我的两位同学及家人们用青稞酒一起“呛桶!”(干杯)。

                                                                                  冬栀子                   2018.8.18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1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