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冬栀子的原创博客

守着一瓣心香直到茶凉,这是多么执着而凄美的一个人的故事,只是有些伤感。

 
 
 

日志

 
 
关于我

工作家庭两兼顾,偶有闲情做小赋。轻唱浅吟自娱乐,平常心态仙不妒。

网易考拉推荐

【原】华山行(二)  

2015-08-08 19:33: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华山行(二) - pingcrpcx - 冬栀子的原创博客
 
【原】华山行(二) - pingcrpcx - 冬栀子的原创博客
 
【原】华山行(二) - pingcrpcx - 冬栀子的原创博客
 
【原】华山行(二) - pingcrpcx - 冬栀子的原创博客
 
华山行
文/冬栀子
 

(二)

沿途景点都有明目,什么毛女洞,白蛇着剑处,石门,等等,这一段山路较缓,沿途卖小吃,水果,饮料的摊点很多,价格也相对较便宜,矿泉水103瓶,过了险路矿泉水就十元左右了。我们甚至还有情趣拍石板路上疲倦了飞飞停停的蝴蝶,我打趣女儿,“瞧,梁山伯一路跟着咱们呢。”直到过了青柯坪,回心石,山路变的陡了起来,几乎全成了石阶,最缓地坡度也在四十五度吧。至于千尺幢和百尺峡,应该在80度以上。不过隘口两边有铁索,只要留意脚下,把紧锁链,也没有什么要紧,平平稳稳挺过一段又一段的险路。一路上挥汗如雨,汗水浸湿头发。回首看身后陡峭的阶梯,对自己产生深深的敬意,哇,这么难走,我竟然是从那儿爬上来的。在千尺幢路遇两个小伙,煞是有意思,一个在前急慌慌逃走,另一个在后面执柳条,边走边挥舞着抽打着着前面那个,吆喝着“往上爬!。”这时我们正在路边休息调整,看到前面小伙被赶得跌跌撞撞的样子不禁哑然失笑。

过了老君犁沟,北峰就在眼前了,这是一处相对平缓开阔的山梁,沿路所见的祈福平安红色带子在这里集中为几颗火红的凤凰树,那满目惊艳的红色,震撼心灵。与祈福带相比,较为抢眼的是一块刻着“华山论剑——金庸题”的山石。让我不禁想起了87版的《射雕英雄传》。登北峰顶要穿过一厝饭店,可以吃饭,住宿,价格比东峰相对要便宜些,山上的住宿都是十几个人男女混住,每人八九十左右,单间就贵多了,七八百甚至上千元一晚。北峰索道80元每人,相对西峰140元的索道费用,当然是便宜了,因高度相对要低一些。

因为边走边歇,我们到北峰时已经临近下午六点了。北峰电子屏幕上显示当天日落时间为六点五十分,我们急匆匆要赶往东峰看日落。在北峰休息时,一只小小的蝴蝶留恋在我的帽子上,不时飞去又飞回,让我在不得已起身赶路时对它愧意万千。从北峰去往东峰途经擦耳崖,那是一条狭窄的小道,左边是万丈断壁,不过不用担心,保护措施非常齐全,但走无妨!一下午的爬山,体力基本已消耗殆尽,还未走到东峰,只见夕阳已将西下。在山梁上有几次想拍到手托落日的照片,但光线太强,镜头里看到的只是万丈光芒。我们和落日赛跑,希望能在它落山前赶到最高顶东峰。夕阳的倩影就在那么短短的十来分钟里就要消失,无奈,就近选了一个视线相对较好的东峰侧面,拍到了已失去威严的红火球,看着它带着悠闲地神情,微笑着慢慢地掩住下巴,嘴唇,鼻子,眼睛,最后连额头上晚霞的皱纹和光光的头皮也隐匿在沉沉的远山里。好美啊!这时,我的心好静好静。觉得世间万事在瞬间沉寂。

这时山上打雷闪电,似乎要下雨了。走了一下午,实在是又累又饿,我们住在了五云峰饭店。凌晨三点多,下铺已经有人起床了,这是心急赶着看日出的人们。我们挨到四点,起吧,山上也没有水,不用洗漱,只是用湿巾擦了擦眼睛,一人嚼了块口香糖。向着东峰进发了。

我们住的这个地方离铁锁关不远,一路上人挨着人,你的前进速度慢一下有可能会被踩掉鞋子。往东峰去的路上,隐约可见点点灯光。行进的队伍渐渐走不动了,我们索性找了一块大岩石,前面有一小块平地,坐了下了,在这里等日出。这里视线很好,面前就是万丈悬崖,也没有遮挡视线的树木,但也有防护的铁链在崖边,上边挂满了祈福的铜锁。近处的山头都在视线以下,这时才凌晨五点,周围山路上坐满了人,但是却一片静寂,或许是累了,大家朝圣样的等待着那个庄严地时刻到来。

似乎也没有什么风,并没有感到特别的凉,东边的天空,积着一叠叠淡青的云朵,忽而像一条张大嘴巴的鱼,忽而又合上了。五点半左右的时候,天光似乎亮了起来,云层也慢慢地溜上了淡淡的金边。直到五点五十,路上的警察喊道:“散了吧,散了吧,今天没有日出。”人们都有些不甘,并没有几个人起身走开。大家还是坐在原地,只见天边淡青的云朵并未见减退。等到六点十分,还没看到挣脱云层的冉冉东君,我们起身,走吧,继续往东峰进发。从台阶上拥挤的人群里一直说着“借过借过”,一路从夹缝里过了金锁关的门脸。挨着门脸的南端空地上,是一片火红的祈福带,堪比朝霞,间隙里坐满了不愿离去的看日出游客。

引凤亭周围,坐着躺着等着看日出的游客还未散去,这是已经六点半了,“出来了出来了!”一位一直关注着东方的女游客轻声喊道,这是只见藏青的云颜色并未减退,但太阳的光芒已比较刺眼了,在一群耀眼的云霞中,东君驾着她华丽的车骑,露出了半边脸。没几秒,就把她耀眼的剑射向等待她君临的人群。好艰难的出场!

引凤亭右侧,就是鹞子翻身,又是一个直上直下的天梯。过了朝阳峰,离得不远就是中锋了。我们并未在中峰久留,顺着平缓的石板路到了西峰。这几座峰地处的海拔高度相当,让人恍惚以为,已回到了山下,等坐上了西峰缆车,回首一看,齐棱峭坎的西峰绝壁,宛如森森白骨,我们刚刚就是从那里下来的。畏惧之心油然而生,往缆车下一看,深不见底,让人不由得对自己的处境担忧。其间又翻过两架大山梁,缆车在万仞绝壁相邻的峡谷里爬上又滑下,悬着的心,和紧握的手掌,只有在十八分钟的缆车旅行结束后才恢复。

回首这次华山行,不由得说了一句,世上难事不过如此。

2015.8.8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2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